血薦軒轅,始成巍巍名校 勵精圖治,終于春華秋實

2012年4月20日

?敬愛的老師們,親愛的同學們:我們的母校,今天,八十五歲了!

人活一世,草木一秋。八十五歲,對于人來說,那是耄耋之年。可是我們的母校,正值芳華,青春勃發!

我們在八十五年后,陽光明媚,國富民強的今天,回望那八十五年前,陰霾密布,孱弱不堪的昨天,所有的思想與言辭,就只能匯成兩個字:不朽。

歷史的煙云,拂過蒼茫的大地,奮力地卷起些塵埃和沙礫,悻悻的逝去。巋然不動的,是巍巍的青山;依然故我的,是奔涌的江河。還有些血肉之軀,平凡之體,因為不平凡的作為,為著那星月的光輝和人類的希望,輾轉反側,辛苦恣睢,粉身碎骨,最終成為了不朽。

看看我們的母校吧。紅磚白墻,綠樹紅花,書香四溢,滿目菁華!然而八十五年前,流光溢彩的附中,不過是東陸大學一隅的破爛小院。但這小院,卻是母校所有光榮的源泉。校園的寬敞或者狹小,校舍的雄偉或者破敗,于“云大附中”這個不朽的名稱,無增無減,無損無益。八十又五年,彈指一揮間。滄桑雖未改,世事已翻顛。小日本不知天高地厚地來了,屁滾尿流的走了;中國人從火坑里爬出來了,站起來了,而且站得很高,看得很遠!曾經的東亞病夫,人見人欺,如今已巍然立于世界的東方……附中的外在形態,自然也幾經更迭。可是,有一樣東西,深入附中人的骨髓,代代傳承,矢志不渝,永不改變!

那就是奔涌澎湃在每個附中人胸腔的滿腔熱血!這熱血,滾燙,翻涌,非噴灑出來而不停歇!

看吧!八十五年來,這熱血灑遍了這片紅土地的山山水水,滋潤著盛開在這片土地的如錦繁花,渲染出中華兒女的颯爽英姿,孕育著滌蕩一切污濁的正義和力量!

看吧!八十五年來,這熱血猶如地下的巖漿,從一個又一個鮮活的軀體中汩汩而出,或悲憤,或歡快,或凝重,或輕盈,散發著熱氣,在陽光的照射下氤氳出七彩的霞光。仿佛一個個高貴的靈魂,正從這熱血的霧氣之中蒸騰而起,扶搖上天。

這血,是民族之血!

這血,是自由之血!

這血,是附中之血!

我不禁想起了魯迅先生的鏗鏘之音: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薦軒轅!

是啊,如果單以文學技法,魯迅先生未必強于周作人梁實秋之流,可正因為魯迅先生的胸中熱血,使他充塞天地,高不可仰。

我們的母校,也正因為奔涌著這一腔熱血,方能歷八十五載而不衰,終成巍巍名校!

大學之大,不在大樓,而在大師;名校之名,不在浮華,而在魂靈!

親愛的同學們,祖國的富強,使我們不必再用自己的鮮血和生命去捍衛祖國的尊嚴;民族的強大,使我們氣宇軒昂,躊躇滿志。可是,我們怎能忘記,我們光輝而榮耀的身份?如果你忘記了,請在這陽光下,把你胸前披灑著金輝的四個字,朗聲誦出:云大附中!于是,你就會明白,我們,是新一代的附中人。那永遠熾熱的附中之血,不能在我們胸中冷卻,那代代傳承的附中之魂,不能在我們手上斷根!新的時代,不要我們拋頭顱,灑熱血,但頭顱可不斷,熱血萬古流!我們幸逢盛世,但盛世需奮爭,浩氣存千秋!

同學們,今天的母校,赫赫聲名,萬人景仰。巍峨雄壯的校門的門額之上,楚圖南先生手書“云大附中”四個顏體大字,遒勁雄渾,熠熠生輝。這四個大字,哪里是懸于校門之上?直是銘刻于云南父老鄉親的心中。凡議母校,敢不交口稱贊?但呼斯名,何吝溢美之詞?這是一代代附中人勵精圖治,辛勤耕耘的結果。只有勵精圖治,才能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只有辛勤耕耘,才能仙露明珠,春華秋實。多少稚嫩的少年,在這片天空下,讀萬卷書,行千里路,養十年氣,交四方友,成長為祖國的棟梁,民族的精英。

前人已矣。我們作為后來者,怎能不感到肩上的千斤重擔?這巍巍名校明天的輝煌,就已托付在我們的手上。我們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或者捍衛了母校的榮譽,或者對她造成損傷。倘是后者,情何以堪?

親愛的同學們,讓我們祝福母校,生日快樂!在送出祝福的同時,我們每個人,都應該把手放在自己的胸膛。你感受到了么?是的,那是心跳。每一次跳動,都在提醒我們,鮮活的青春,正充盈著我們的生命。可是,你更應該感到,隨著每一次跳動,而迅速奔涌的,是華夏的血,是附中的血!這就是我們的母校給予我們的最大財富!她將帶領我們,披荊斬棘,乘風破浪!

讓我們在神圣的五星紅旗下,向母校莊嚴宣誓:

今天,我為云大附中而驕傲!

明天,云大附中必將為我而自豪!

必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