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是一株三色花(3)

作者: 畢淑敏

如果你期冀生命的絢麗,就要有不竭的清泉滋養。

你完成了這張圖示,能安然面對心理探索,不覺得談論自己的心理問題是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那么,恭喜你,你已經向心理健康邁出了十分重要的一步。一個人,在溫飽問題解決之后,就會更多地關注自己內心的渴求,這是進步和文明的表現,是現代社會不可阻擋的趨勢。說起來,人的生理需要比較容易滿足—胃的容積很有限,肚子吃飽之后,什么山珍海味再也不能引起興趣,硬是填進去,腸胃會病,上吐下瀉。穿衣最古老最原始的功能是御寒和蔽體,如果一味地追求時尚,瘋狂購置,那就不再是享受而成了受罪。只有模特才每天穿脫不停,把穿衣戴帽當成了工作。只有人的心理追索是永無止境的,這是人類最美好的品質之一。如何呵護自己的心靈,是人類永恒的課題。

也許有人會說,我承認人的心理是非常重要的,我也很希望關注自己的心理健康。可是,心理學的書不大好懂,術語復雜,我從何處著手呢?

心靈的學問,要說深邃,再有百年千年也無法窮盡它的奧秘。要說平易,它和我們每個人息息相關。

但愿這本書能在這件大事上幫你一個小忙。它是由七個有關心靈的游戲組成的。有人看到這兒會說,你剛才還講心理學是一門嚴肅科學呢,怎么一眨眼改游戲了?

愛玩游戲是人類的天性。在游戲中,我們心靈放松,情感流動,靈魂的思考會從蟄伏的冬眠中緩緩蘇醒,興奮地發出響亮的聲音。我們和自己的內心有了直接而坦率的接觸,你因此會發現一個真實到有些陌生的自我,存在于你已經很熟悉的軀殼之中。

不要小看了游戲。游戲能幫助你深入到自己的心靈之海,去探索我們意識中幽深的島嶼。這一趟航行,你是船長,也是水手,你揚帆,你也沉錨。這些游戲沒有統一的答案,沒有固定的正確或錯誤的結論。回答問題所用的時間,越快越好,不必反復斟酌。思維流星所劃過的軌跡,寶貴而難以復現。沒有人來為你判卷,也沒有人來排出你的名次,更沒有人查看你的成績。

一個球迷,如果有人在他還沒收聽到電臺或看到電視臺重播的時候,預先把那場比賽的最終結果告訴他,他恨不能掐掉那人的舌頭。請先別著急把本書草草翻過,如果你忍不住這樣做了,就是你的損失了,你無意中剝奪了自己的機會。如果你做完之后,覺得還有一點有趣,請轉告朋友你的感想,卻不要告知答案。

我讀過一位作家所寫的一段話,大意是,當我是一個完整的人的時候,人家說,這是我。當我失去了雙腿以后,人家會指著我的上半身說,這是我。當我繼續失去了我的上肢,只剩下一個軀干的時候,人們還會指著我喪失了四肢的軀體說,這是我。那什么時候人們才會認為我不存在了呢?

作家并沒有給出唯一的答案。倘我回答:只要頭顱還在,思考還在,人們就會說“我”還存在。如果思維飄散了,那么,無論我們的肉身多么完整,作為一個人的價值已在模糊之中。是否也可以說,不論生理多么健康,如果沒有一顆健康的心靈,沒有良好的社會活動,我們就不能算是健康的,也不能算真正存在過。我們也許是別人的影子,也許是沒有思想的傀儡,也許是一堆衣服的架子和貯存食物的容器。從生命存在的角度來說,我們需要多方面地了解自己,這不單是為了更好地把握人生,也是生而為人的基本作業之一。

埃及摩西神廟出土的石碑上刻著:“當你對自己誠實時,天下就沒有人能欺騙你。”為了獲取那無敵的力量和智慧,請你以誠實之心走進下面的游戲,來到生命的曠野上。

也許你會說,我看不到花,只看到草。

印度諺語說:“認識自己,你就能認識整個世界。”中國的老子說:“知人者智,自知者明。”一個人就像一粒種子,天生就有發芽的欲望。哪怕是在地下埋藏千年,哪怕是到太空遨游過百圈,哪怕被冰雪封蓋,哪怕經過了鳥禽消化液的浸泡,哪怕被風劍霜刀連續宰殺,只要那寶貴的胚芽還在,一到時機成熟,它就會探出頭來,綻開勃勃的生機。

每一株花最初都是草。每一棵草最后都會開出花。

  讓我們出發,去尋找你的健康三色花,去催放你的紅花蕾。

必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