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陽老師散文:《信仰的救贖》

動物界存在的一些現象時常讓我們驚嘆造物的神奇,在繁衍后代的過程中公螳螂心甘情愿地將自己奉作母螳螂口中的食物,帝企鵝在極為惡劣的自然環境中,甘冒九死一生的危險也要竭盡全力去完成小企鵝的孕育……動物的生命在險惡的自然環境和現代人類文明面前是那樣脆弱,但是它們生生不息,歷經生存的殘酷淘汰而頑強存活于世。在這個過程中,除了因為它們使用特殊的存活手段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那就是它們的信仰——對繁衍后代至高無上的信仰,即使付出無限艱辛甚至以生命為代價也要捍衛的信仰。在很大程度上,它們物種得以延續至今是因為它們心中所敬奉的那份信仰。

信仰在我們人類發展的過程中也扮演著至關重要的角色。當我們走進人類歷史發展的長河,我們會發現,人類的演化發展,以致今天能成為萬物的主宰,很大程度上正是得益于我們人類比動物有著更為廣博的信仰。我們信仰神明、信仰榮譽、信仰財富、信仰忠誠、信仰仁孝、信仰科學、信仰民主……人類為追逐和捍衛自己的信仰不畏艱辛,披堅執銳,血濺長空,用鮮活的生命繪制出一幅幅波瀾壯闊的歷史畫卷,推動著人類歷史和社會的發展,展示著人類征服自然、征服世界、征服宇宙的豪情壯志。弱小的人類因信仰而爆發出驚天動地的勇氣和力量,我們當之無愧主宰著這個世界。

一個民族,以至個人,因其堅定的信仰而變得不可戰勝。手執王者之劍的偉大征服者們因其偉烈豐功而在歷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他們披荊斬棘,戰勝了一個又一個強大的對手,但對于一個有著堅定信仰的民族和個人來說,他們可以殺戮,卻不可以征服,可殺其頭,而不可奪其志。秦可以用它強大的戰爭機器滅亡楚國,但“楚雖三戶,亡秦必楚”。

信仰對于身處任何時代的任何個人來說都是一種生命的意義和生活的追逐。改天換地的大人物信仰“天將降大任于斯人”、“天上地下、唯我獨尊”,庸碌無為的小人物信仰“豐衣足食”、“歲歲平安”;治世信仰“國泰民安”、“家給人足”,亂世信仰“弱肉強食”、“適者生存”;君子信仰以義,而小人信仰以利。每個人都以自己特定的信仰詮釋著生命的意義和劃出生活的軌跡。

信仰是我們每向前邁出一步的動力所在,同時又是在內心深處不斷給以我們撫慰的心靈雞湯。曾幾何時,當人們在苦難的深淵垂死掙扎,當生活已如漫漫黑夜看不到光明時,是萬能的神支撐著他們生存下去的勇氣。他們堅信萬能的神能將他們從深淵中拯救出來,能給他們帶來光明。當人們在被自己所犯下的罪惡煎熬著內心時,他們會向神懺悔,他們按照神的旨意來救贖自己的靈魂。他們信仰的神或許是圖騰、或許是上帝、或許是真主、或許是佛陀……但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心中這份對神的信仰讓他們獲得了生命的救贖。

縱觀中華民族的發展歷程,我們自豪于我們是地球上唯一有著漫長而不間斷歷史的民族。不論我們是國富民強,還是飽受欺凌,我們始終堅定地信仰著我們是炎黃子孫,我們是個偉大而充滿生命力的民族,我們雖然跌倒過,但更多時候,我們引領著周邊地區發展的潮流,我們為人類文明發展作出的貢獻是任何一個民族都無法替代的。我們曾經創造的輝煌歷史無疑得益于中華民族的勤勞和智慧,但或許很多人并沒有意識到,這同樣得益于我們有著持久而堅定的核心信仰體系——儒家文化。自漢武大帝“罷黜百家,獨尊儒術”開始,我們的這一核心信仰體系不斷發展強化,延續了兩千年,中華民族在這一核心信仰體系下生氣勃勃,魅力四射,迸發出無與倫比的力量。儒家文化在這兩千年中滲透到了我們社會和生活的每一個細胞,以至于我們雖然沒有完備的法律體系,但秩序井然,雖然沒有虔誠的宗教信仰,但個人的靈魂仍能獲得救贖。

中國近現代歷史的發展打破了儒家文化一統天下的局面,西方在近代歷史發展過程中構筑的信仰體系不斷沖擊著中華民族延續了兩千年的信仰。我們面臨著艱難的抉擇,我們是要堅持我們的信仰,還是重新選擇新的信仰呢?歷史的發展選擇了后者,1915年,一批文化健將們開始了對傳統文化猛烈而徹底的批判,向我們傳統的核心信仰體系打出了致命的組合拳。他們本意是要重新構筑類似于歐洲啟蒙運動發展起來的信仰體系,但歷史證明他們的初衷并未實現,在之后的演進中,我們歷史地選擇了一套新的信仰體系。這套信仰體系給了我們新的力量,創造了奇跡。但遺憾的是時值今日,這套信仰體系雖然日益中國化,雖然震耳欲聾,但絕非振聾發聵。

于是我們迷茫地處在一個信仰真空的時代,這并不是說我們沒有信仰,而是說我們沒有一個核心的信仰體系。當教育系統在向未成年人灌輸著純真的信仰體系時,社會付出了很多努力,但這種努力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是一種徒勞,甚至是一種誤導。教育或許成功地調出了白色,但是生活常識告訴我們,在隨時可能沾上污漬的環境中白色也是最容易變臟的,物極必反。這也就決定了生活在這個時代的人們大致都要經歷這樣的人生軌跡——在象牙塔中被灌輸了一套信仰體系,但當走出象牙塔時,這套體系與社會混亂的信仰發生激烈沖突,經過一番痛苦的掙扎后,出現以下幾種結果:其一,堅持信仰,在沖突中遍體鱗傷,所堅持的信仰成為其墓志銘,贏得一片并不虔誠的仰望的目光;其二,忽視信仰,在沖突中趨利避害,在社會大潮中成為大家矚目的弄潮兒;其三,混淆信仰,在沖突中原有信仰被擊得支離破碎,不知所措,或迷茫,或痛苦;其四,改變信仰,在沖突中徹底拋棄原來的信仰,重新選擇信仰,在這個過程中,很多人走向另一個極端;其五,改造信仰,在沖突中能夠比較理性地看待紛繁復雜的現實社會,用智慧來建構新的信仰體系,他有自己的信仰,而又能適應社會,他的人生或許并不順利,但他的生命充滿陽光。

從社會的長遠發展看,只有第一種和最后一種結果是有意義的。當第一種結果大量出現時,也就意味著一場社會的變革即將出現,這種變革將對社會做一次休克治療,其結果變數頗多。當第二種結果大量出現時,社會將進行一場相對溫和的進化,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或許能重新獲得一種核心的信仰體系。這兩個過程就是我所謂的信仰的救贖。

我們需要信仰的救贖。在中華民族近代經歷了無數次痛苦的掙扎后,我們今天終于迎來了一個再次創造輝煌的契機。《大國崛起》備受熱捧折射的是國人心中涌動的大國情結,大國崛起之路漫長而曲折,我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其中之一就是信仰的救贖。這是從大處說。從小處說,個人的生活質量不僅取決于其物質生活,更多的則取決于其精神生活,追求高質量的精神生活,對于我們來說,又何嘗不需要信仰的救贖?

評論已關閉。

必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