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泰伯篇第二則”

云大附中星耀校區 初二(一)班早校會

hui41

hui42

hui43

演講題目:《禮》

演講者:

hui44

演講稿:

子曰:恭而無禮則勞,慎而無禮則葸,勇而無禮則亂,直而無禮則絞。君子篤于親,則民興與仁;故舊不遺,則民不偷。

恭而無禮則勞,慎而無禮則葸。這句話的意思是:注重容貌態度的端莊,卻不知禮,就未免勞倦,只知道謹慎,卻不知禮,就流于畏葸懦弱。眾所周知,陶淵明是個極其灑脫的人,而陶淵明的灑脫,歸根結底便是他對禮的深度了解,在他不為五斗玉而向鄉里小人折腰,留下佩印辭官回家之后,他把自己的心情寫進了《歸去來兮辭》,他說:“既自以心為形役,奚惆悵而獨悲。”他的心靈已形成了身體的奴仆,無非是為了吃得好一點,住得好一點,就不得不向人低三下四,阿諛奉承,他的心靈受了多大的委屈啊!他不愿過這樣的生活,“悟以往之不諫,知來知可追。”從這樣的意境中,去尋找屬于自己的天地,五柳先生的意義不在于詩中構置了一個虛幻的田園,更重要的是他讓每個人心里都開出了一片樂土,用自己的行動告訴天下人,什么是禮。“破執而守正。”就是禮,他做到了!“恭而有禮則不勞,慎而有禮則不葸!”

勇而無禮則亂,直而無禮則絞。這句話的意思是說:專憑敢作敢為的膽量,卻不知禮,就會盲動闖禍,心直口快,卻不知禮,就會尖刻刺人。那么什么叫勇,什么叫直,像剛剛所說的五柳先生那樣無懼辭官,留得清靜就叫勇、直嗎?恐怕不是,蘇軾曾在《留侯論》中論述過真正的勇敢,他把這種真正的勇敢叫做“大勇”,他說:“故知所謂豪杰之士者,必有過人直接,人情有所不能忍者。匹夫見辱,拔劍而起,挺身而斗,此不足為勇也,天下有大勇者,猝然臨之而不驚,無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狹者甚大,而其忘者甚遠也。”在他看來,真正的勇者有一種過人之節,他們能夠忍受像韓信那樣的胯下之辱,而成就輔佐劉邦決勝千里,掃平天下的大業。他們不想平常人一樣逞一時之勇,圖一時之快,這是因為在他們內心有一種在理性制約下的自信與鎮定,這是因為他們有寬廣的胸懷和高遠的志向,然而“猝然臨之而不驚,無故加之而不怒”是很難做到的,當別人沒有任何緣由冒犯你時,你能做到不怒嗎?你能做到以直報怨嗎?因此,我們要學會用禮來管理自己。大勇融于禮,這樣就可以不亂不絞了。

君子篤于親,則民興于仁。這句話的意思是說:在上位的人能用深厚感情對待親情,那老百姓就會走向仁德。不足一萬六千字的《論語》翻下來,“仁”這個字前后被提到一百零九處。可以說仁愛的思想是儒家哲學里的基石,重中之重,什么是“仁”呢?我想,仁愛首先是一種人格情懷,他應該表現為一種高風亮節,一種胸懷大志的氣度。此處的仁愛,不是婦人之仁,不是那些小恩小愛,而是一種深刻、博雅、有使命、有擔當的遠大情懷,曹植《白馬篇》有一句“捐軀赴國難,視死忍如歸。”值就是一種仁愛的表現。

故舊不遺,則民不偷。此句的意思是:在上位的人不遺棄他的老同事、老朋友,則老百姓就不至于對人冷淡無情。如果一位在下位的人突然得勢,居之上位,那么他還會記得他當初一起奮斗的老同事、老朋友嗎?這個問題,沒有人敢絕對的肯定,也有沒人敢絕對的否定,只能存在一種相對的概念。拋開這些不講,就談談父母對兒女,當父母含辛茹苦的將兒女養大,兒女又應該怎樣對待父母呢?這個世界上所有的愛都以聚合為最終目的,只有一種以分離為目的的,那就是父母對孩子的愛,父母真正成功的愛,就是讓孩子盡早作為一個獨立的個體,從你的生命中分離出去,這種分離越早,父母也就越成功。而當孩子與父母分離了,兩者之間就產生了一定的距離,這種距離叫做尊重,孩子應回報父母,父母應該尊重孩子,這種尊重就叫做:故舊不遺。

《論語》給予我們的感動是持久不去的。我們要在心靈深處留住它。

《論語》給予我們的感悟是回味無窮的,我們要千遍百遍的咀嚼它。

《論語》給予我們的感悟是灌貫一生的,我們要窮盡一生來追求它。

正如北京師范大學著名學者于丹所說《論語》的真諦就是告訴大家,怎樣才能過上我們心靈所需要的,那種快樂的生活。

下面請大家與我們一起朗誦這句論語名句。

子曰:“恭而無禮則勞,慎而無禮則葸。”

“勇而無禮則亂,直而無禮則絞。”

“子篤于親,則民興與仁;故舊不遺,則民不偷。”

謝謝大家。

 

2013621

評論已關閉。

必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