寬容,你學會了嗎?

穿梭于茫茫人海中,面對一個小小的過失,常常一個淡淡的微笑,一句輕輕的歉語,帶來包涵諒解,這是寬容;在人的一生中,常常因一件小事、一句不注意的話,使人不理解或不被信任,但不要苛求任何以律人之心律己,以恕己之心恕人,這也是寬容,所謂“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也寓理于此。

法國19世紀的文學大師雨果曾說過:“世界上最寬的是海洋,比海洋寬闊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寬闊的是人的胸懷。”相傳古代有位老禪師,一日晚在禪院里散步,突見有一張椅子,他一看便知有位出家人違寺規越出去溜達了。老禪師也不聲張,移開了椅子,少頃,果真有一小和尚出去,當他雙腳著地,才發覺剛才踏的不是椅子而是老禪師,小和尚頓時驚惶失措,張口結舌。但出乎小和尚意料的是,師傅并沒有大聲責備他,只是以平靜的語調說:“夜深天寒,快去多穿一件衣服。”老禪師寬容了他的弟子,他知道,寬容是一種無聲的教育。

有人說寬容是軟弱的象征,其實不然,有軟弱之嫌的寬容根本稱不上真正的寬容,寬容是人生難得的佳境,是一種需要操練,需要修行才能達到的境界。寬容,意味著你不會再為他人的錯誤而懲罰自己。氣憤和悲傷是追隨著心胸狹窄者的影子。生氣的根源不外是認定別人做錯了,于是勃然作色,惡從膽邊生;咬牙切齒,怒從心頭起。凡此種種生理反應無非在懲罰自己,而且是為他人的錯誤,顯然不值。

三國時,諸葛亮初出茅廬,劉備稱之為“如魚得水”,而關、張兄弟卻未然。在曹兵突然來犯時,兄弟倆便“魚”呀“水”呀地對諸葛亮冷嘲熱諷,諸葛亮胸懷全局,毫不在意,仍然重用他們,結果新野一戰大獲全勝。使關、張兄弟佩服得五體投地。如果諸葛亮當時跟他們一般見識,爭論糾纏,勢必造成將帥不和,人心分離,哪能有新野一戰和以后更多的勝利呢?寬容是一種博大,它能包容人世間的喜怒哀樂;寬容是一種境界,它能使人躍上磊落的臺階。

寬容,意味著你不會患得患失,因為寬容首先包括對自己的寬容,只有對自己寬容的人,才有可能對別人也寬容。人的煩惱一半源于自己,即所謂畫地為牢,作繭自縛。蕓蕓眾生,各有所長,各有所短。爭強好勝推動一定限度,往往受身外之物所累,推動做人的樂趣。只有承認自己某些方面不行,才能揚長避短。寬容對待自己,就是心平所和地工作、生活,這種心境是充實自己的良好狀態。充實自己很重要,有準備的人才能在機遇到來之時不留下失之交臂的遺憾,知雄守雌,淡薄人生是耐住寂寞的良方,轟轟烈烈固然是進取的寫照,但能成大器者,絕非熱衷功名利祿之輩。?寬容的過程也是“互補”的過程。別人有此過失,若能予以正視,并以適當的方法給予批評和幫助,便可避免大錯,自己有了過失,亦不必灰心喪氣,一蹶不振,同樣也應該寬容和接納自己,并努力從中吸取教訓,引以為戒,取人之長,補己之短。

寬容,意味著你有良好的心理外殼。學會寬容不僅有益于身心健康,且對贏得友誼,保持家庭和睦、婚姻美滿,乃至事業的成功都是必要的。因此,在日常生活中,無論對子女、對配偶、對老人、對學生、對領導、對同事、對顧客、對病人……,都要有一顆寬容的愛心。寬容,它往往折射一個人處世的經驗、待人的藝術、良好的涵養。學會寬容需要自己吸收多方面的“營養”,需要自己時常把視線集中在完善自身精神結構和心理素質上。

當然,寬容決不是無原則的寬大無邊,而是建立在自信、助人和有益于社會基礎上的適度寬大,必須遵循法制和道德規范。對于絕大多數可以教育好的人,宜采取寬恕和約束相結合的方法;而對那些蠻橫無理和屢教不改的人,則不應手軟。從這一意義上說:“大事講原則,小事講風格”,乃是應取的態度。

撰稿人:李洋洋

供稿部門:心理咨詢室

評論已關閉。

必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