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師生閑話”系列之二

每個人,每一個生命,每一天都需要食物,不同的食物。雙手接過,再放入口中,咀嚼下咽,一口又一口,直到不再感覺饑餓。這對于大多數人只像是例行公事,再自然不過,并不有趣。吃飯時間,餐桌上的食物更像是天生的仆人,安靜的待命。

總會在食堂里聽到有老師同學邊吃邊談起有關食物的話題,“你最愛吃什么?”“我看你愛吃辣,我口味倒是清淡的多。”“我最恨吃這什么什么。”“呀,我最愛吃那道菜了,……”這樣的話題一直在繼續。

食物一直很安靜。

按同學的話說,我是一個很愛吃的人。我愛食物就像愛生命。

我一直想吃食物應該是我們與這個世界最親密的接觸,也應該人類與其他動物自誕生之日起,與世界的第一次親密接觸。世界由顏色、形狀、聲音和氣味變作了一片寂靜之中的味道、溫度和口感,世界上的大多數東西可以用眼睛看見,用耳聽到,用皮膚感覺到,可始終它們只能永遠停在我們外面,只有食物能真實地把世界帶進入我們的身體,并滋養著我們。

雙手接捧,放入口中。如果不是由吃注意到,我還不能體會生存原本就是神圣的。

我很自然地以為食物與人的距離很近,人離食物們的世界也很近。多想了一想,卻不盡然。

“番茄雞蛋”,我想不好該吃什么時一準會想到它。想我23年來吃過的番茄和雞蛋無數,可大多數的番茄或是雞蛋,我都無法說清它們從哪來?我摘過番茄,也從雞窩里拾過雞蛋,可仔細再想不是每一個番茄或是雞蛋都來自一處。我不知道有幾個人能像品酒師那樣,品評食物也能一口而定“這是哪哪的”。

如今城市里的人們口中的食物幾乎都是“遠道而來”,“飄洋過海”來的現在也不在少數。今天的我想象農業社會的大多數人,一生是與他們的食物相生相伴,那應該算是一種很正常的生活,可對今天這個世界上的大多數人,的確已經有點“不可思議”了。

每一個食物,我們現在所知道的只是它一生的終點,所做的只是吃。

每一個人生活依托生存,生存依托食物,城市的人們久違了食物來自的那個世界,更久違了守護養育食物的人們。吃一塊雞肉,無從知道這是很么雞種,更不用去想是公雞還是母雞。對食物我們所知道的,只有剩下唯一內容——“吃”,別無其他。

食物離人們很近,我們卻似乎在不自覺中離食物很遠。

不,我們絕不想離生命的根開始的地方很遠。

 

撰稿人:馬雪梅、林江榮

供稿部門:初二年級工會小組

 

評論已關閉。

必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