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江南

? 錯落的木屋,黑色的磚瓦,青石路面,石塊壘起的橋,精致地橫在水上。
??? 滄桑風雨多少年,石塊上,鐵杵斧鑿的痕跡依稀可辨。傍水而居的人家,臨窗而望。木櫓劃破水面的平靜,擊碎的時光,凝固在老人斑駁的臉上。

江南總是和煙雨相伴。似淡淡的水粉,涂抹時光下的草木和巷子。??????
風吹過這里,是黏。黏住的是時間,歲月在這里駐足很久了,江南的美,停駐在煙雨的水粉里,裹足不前。??????

江南,多雨。沒有雨水洗滌的江南,不是典型的江南。細細密密,雨水串成的線,織成一幅天然的雨簾。隔簾相望,江南披著朦朧的輕紗。觸手可及,卻看不真切。那種距離,恰似一種思念的距離。難怪林俊杰在歌中這樣唱著江南:風到這里就是黏,黏住過客的思念雨到這里纏成線,纏著我們流連人世間。
??? 江南的煙雨,應了其凄美,總是和愛情相連,煙雨中的愛,柔美哀婉。如江南的水,穿過歲月的空間,和塵世不離不棄。踩著錯落高低的青石路面,穿過狹窄的巷子,去尋找都市以外的人生。布滿青苔的墻面,殘朽的木門。暖陽下,閑坐的老人,目光安詳,仿佛于世無爭。在煙雨中回望,朦朧的雨簾,像薄如蟬翼的紗窗。老人的眼里,沾著江南女子特有的水靈。潮濕中,雨點敲擊的叮咚聲,纏住過客對江南的思念。 你在身邊就是緣緣份寫在三生石上面,想起那塊著名的石頭—-三生石。緣訂三生,是謊言還是誓言,僅僅用語言,說不清也道不明。三生,注定是一種輪回。前因后果,海枯石爛,來生我們驀然回首,江南早已肝腸寸斷。三生究竟是多少年。記憶的長度,又是三生的幾分之幾呢。冰冷的石頭,凍結了時間,也凍結了緣訂三生的真相。只有江南依舊。??
?? 煙雨里,石頭的記憶,固執地守衛著一種古老的傳言。塵是緣,情是份,無謂始終。如今那塊石頭,依然在江南靜靜矗立著。它不說話,看人間世事輪回。??
?? 世間真有輪回嗎?我們的前生是什么,我們的來世又將何為。江南沒有給我們答案。煙雨里的凄迷,模糊的是記憶。人的記憶里,畢竟沒有三生那么長。走在江南小鎮的巷子里,看見路邊的木門虛掩。突然會停下腳步張望,倍感親切和熟悉,仿佛早和門里的庭院,親近了許多年。恍惚間,又發覺,那是千百年后的故事,在陽光下,做著多年前的夢。夢里的一生,有江南的美景,還有煙雨里的哀婉。即使在喧鬧的街頭獨步。偶然中,人群里閃現的陌生臉龐,會有一絲親近感,見過,還是夢過。回憶里找不到相關的信息,只是消失的時候,還在眼前,清晰可辨。這樣的偶然,不需要理由。一件尋常的物品,一次夢境,一個無意的動作,隱隱的,似在暗示世間的輪回的故事。?

江南依舊,煙雨不會消失。千年來,不變的江南煙雨,輪回的是人間的我們。生命消失了,江南還在。離開的時候,看不見的,只是煙雨。江南的煙雨里,愛不會決絕。煙雨中的江南,心碎了才美。

曾國鑫

評論已關閉。

必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