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些尊重的距離

人乃社會動物,需彼此交往,又具思想性,需保持獨立。近之則不遜,遠之則怨,如何使之有度?一個在時間以南,一個在光陰之北,人與人相處,留些尊重的距離。

世俗生活,沿自傳統規矩,儀式即程式。有共同的淚點,共同的笑點,共同的飯點,此為至交,若無此,與其無謂交往,不如自我相處,人知之,亦囂囂;人不知,亦囂囂。虛擬空間的互聯網時代,為交往保持了適當距離,因而避免了社交中的恐懼或厭惡。“哥們兒,麻煩讓一下,你擋了我的手機信號”,雖為謔語,卻是這個時代標志之言,是對彼此距離的強調。雖說網絡便捷了生活,溝通了信息,卻丟失了面對面說話時表情中所含的附加信息,故會面接觸仍有必要。傳播者與受傳者之間,彼此可輪流扮演說話人與聽話人的角色,傳受雙方相互影響,相互作用。

“言辭具有不可思議的力量。他們能帶來最大的幸福,也能帶來最深的失望;言辭還能把知識從教師傳給學生;言辭能使演說者左右他的聽眾,并強行代替他們做出決定。言辭能激起最大強烈的情感,促進人的一切行動。”弗洛伊德所指,即面對面交往之功效。而網頁上的一次點擊,即專注的一次中斷,未見有此功效。

若正確,多言不若守靜,不必過多爭辯,逼對方于絕路;若優秀,多才不若蓄德,不必刻意賣弄,朋友漸成陌路。哈維爾提倡過《對話守則》:對話的目的是尋求真理,而非斗爭;不做人身攻擊;保持主題;辯論時要用證據;不要堅持錯誤不改;分清對話與只準自己講話的區別;盡量理解對方。此即尊重的距離。

求心不求佛,調心不調身,凈土當凈心,心凈即土凈。土凈了,與世俗的距離便產生了,心凈了,與世人的距離也產生了。此智者所思,尊者所為也。

供稿部門:德育處(陽光動力心理咨詢室)

撰稿人:李洋洋

評論已關閉。

必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