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露老師經驗交流:《從一封寫給學生的信談我在星耀的成長》

尊敬的云附前輩,可敬的星耀同仁們:

大家好!初二年級推薦我進行本學期的教師經驗交流,但是,談及為師的經驗,資歷尚淺萬不敢當。論起在云附臥虎藏龍之地交流的難得機會,更是不敢妄語。但所謂水清芳草茂,山碧彩云歸。既然身為云附星耀人,在其水清山碧之境,何有推脫拒絕成長之理。醞釀發言稿的切入點,找到了一封寫給我帶的第一屆初中畢業生的信,那我就選擇職業轉化中最真實的心路歷程,從一封寫給學生的舊書信談談我在星耀的成長吧。

這封信的內容如實朗讀

寫給星耀校區初2013屆一二班的同學們的一封信

我親愛的孩子們:

我本想用日記的形式寫給你們,可大腦無論怎樣快速地搜索,都沒辦法定位和杜撰三年中具體真實的日期,歲月猶如迅疾的光束射入我的腦、心和周身,光斑點點讓我發怔,從未有過這樣的三年…….

這是怎樣的三年,不記得日期就被歲月研磨著。三年前第一次與你們見面,我清楚地記得自己穿著一件得體的黑色上衣,正裝范十足,刻意在你們面前包裹出一個不茍言笑、嚴肅老練的老師形象,那年我27歲。其實我從未站在過初中教室的講臺上,給十三四歲的你們講語文更是第一次。前一天我還在劉副校長的面前猶豫地搓著手嘟囔著:“我是學新聞的,做文案宣傳策劃的,”我是帶著臨時頂替的心態去上課的,只是為從未謀面的上任老師替幾周課,等她病愈我就做我的老本行去!想著想著也就站在講臺上了。可你們討厭我,故意跟我作對,氣鼓鼓、陰森森,真令我措手不及 。強忍著淚,因為從未經歷過這樣的尊嚴境遇:全國、省市消防系統新聞宣傳優秀個人的證書有幾本的我竟然站不住講臺,被些孩子挑剔和厭棄。

這是怎樣的三年,不記得冷眼就被歲月融化。沒有過多精力想結果,沒有過多的技巧搞花樣,以羨慕的眼神瞄著周邊的同仁和自己的師傅,用實際行動用盡全力依葫蘆畫瓢, “讓一二班語文學科不在年級里顯得那么突兀,找回學生的信任和本分。不管怎樣我要試一試。”于是我泡在學校里,一邊學一邊教,從早讀到晚自習管他有沒有我的課,反正我都在,跟著鈴聲走,腦子漲漲的,身體沉沉的。一切從零開始,備課寫教案、聽前輩的課、批改作業、晚自習進班聽寫。不到一個學期,我創造了本人體重最新記錄——從50公斤到43公斤。

記得有次凌晨兩點從辦公室回宿舍,碰到高中同樣批卷到深夜的老師,他問我:“你是新來的?是教體育武術的么?怎么膽子這么大,這么晚一個女孩子自己走。”他推著自行車陪我走到宿舍單元門口,我那時剛來學校沒多久,沒有朋友式的同事,無論是精神和身體都在踽踽獨行,披星戴月的日子自己會把衣服再裹緊些。我多希望那個有柔和月光的夜晚,你們能在精神上陪伴我左右,尊重我、喜歡我。

我不聰明,不得章法,只會猛使勁,把自己累得半死,費力不討好,其實忽視了很多人情人性上的技巧,我性子太直更像是長刺的植物。后來我也敢在你們面前穿上鮮艷時尚的休閑裝,只是和你們刺了太久,自己又不隨和不會取悅自己的學生,因此每當你們課堂上偷偷探出身看看我的鞋子和我的裙子,我總是厲聲呵斥。其實啊我自己是怎樣的人啊,柔柔的愛非要狠狠地說,切切的期許非要冷冷地講。

我曾經發誓一定不在學生面前掉眼淚,可是還是急火攻心,寒氣透骨,淚水漣漣。在你們無意地歡呼不用完成作文的時候,在你們頂撞我的時候,在你們課堂毫無帶入感的時候……我覺得那刻穿再艷麗的衣服都無法掩飾內心的昏蒙。

關心我的朋友說:“你這么愛讓你操碎了心的孩子,肯定是因為他們做了讓你感動的事。”“當然!”我以我的學生為榮。當你們的作文獲得省級寫作比賽名次的時候,當你們落落大方在語文戲劇表演舞臺上大放異彩的時候,當你們的語文成績有所起色的時候。我上課嗓子嘶啞誰曾經帶來家中種植的花卉葉片讓我泡水喝,用透明保鮮膜細細包著,真好看。看我羨慕別的老師有孩子寫著甜言蜜語的小紙條,誰偷偷塞了張小卡片給我;還有用藍色信封裝著的道歉書信……這些我都記得,你們其實才是我親手編織的彩衣。

今天,我30歲了,還會對你們忍不住發脾氣,還會奮然離開教室,還會為你們哭哭啼啼,還是不會淡定和取悅你們,但我想說:我可以愛你們,但絕不刻意地取悅你們。

2013年的6月28日你們就要沖擊語文,我以你們為榮,我一定會穿上鮮艷的紅色襯衫在第一科結束后送上一只帶刺的玫瑰花。那是我們的蜜語:帶刺地斗爭,燦爛地綻放。

孩子們,加油!

此致

進步

你們的韓老師

2013年6月25日

這封信應該是在2013屆中考前,我的最后一個晚自習的時候寫的,分明地記錄了初來學校的兩年半里血淚啊,說直白點就是在這個新職業中青澀得泛酸,笨拙地要命。我最終讀給孩子們聽的時候有些女孩抹著眼淚,有些男孩臉色深沉, 為孩子們送上玫瑰花的承諾也在陳艷清老師的牽頭下得以兌現,猶記當年中考作文的題目是《原來陽光一直在身邊》,二班的一個叫陳怡的學生下樓見到拿著玫瑰花的我一把抱住我,喜滋滋地說我寫的是你,是你!

這一屆后我又跟著許師傅學生口中的許女神到吳老大的2014屆初三年級,有可能再次經歷中途接班砸磚的境遇,但我沒在寫過這么幼稚較真悲情的信給學生了。這之后就是現在,我中途當上了初二年級二班的“后媽”半個學期了,今晚找到舊信閱讀的我才思索如此笨拙強硬的我是怎么在云附存活下來的,行文到此不由地啟動感謝信語言模式,曾經的質疑委屈抱怨都變成現在感恩和謝意,我現在會對頭疼的學生恩威并重,會在第一次家長見面會上坦然地說說自己取得的成績,給他們深深一鞠躬后堅定表達自己的看法,會在課堂上講講奇聞異事或者笑話破解凝固的課堂氛圍,我似乎變了好像也沒變。如果說是變了,那就是在云附星耀的成長讓我有所沉淀而不是橫沖直闖,老師不僅教授知識也運用人情人格履行有關“人”的使命。

我在回憶為師成長路上的哪幾個瞬間的觸動和幸運讓我變了,是雷特、吳老大等等這樣的德高望重的前輩風輕云淡地說出“后生可畏”后我就憧憬了下么,還是畢勁梅老師、許芳老師、陳艷清老師等女神級的大咖有意給予我一句“有進步”時我就幻想了一陣;難說在教研活動中看到趙海云張慧剛熊芳等等老師旁征博引揮斥方遒后我就醉了?肯定是初當班主任無意識保護自己,趙中澤吳明輝仇賽軍老師的籌謀劃策敢于擔當讓我稀里糊涂化險為夷。或許是同年級老教師和小伙伴的善意扶持和幫助,要不就是還不熟絡就莽撞地拉著高紅、胡凌等老師在電梯間談心的精神動力。我也不知道,正如我前面所說水清芳草茂,山碧彩云歸。在一個這樣敬業向上、業務修養深厚、溫暖真誠的環境中,要是芳草你能不生長么?

而不變的是什么?有懼非無膽,患失亦惜得。或許我永遠都不能成為一個寵辱皆忘得失不計的師者,因為最該懼怕的是辜負了自己,永遠不想忘記初站講臺時希望得以學生信任贊許的初心,永遠不該忘記當我還幼稚較真的時候對學生的那份篤定的責任,當我有所懼怕、念及失去這些的時候我才能為職場中的牽絆做減法。在星耀校區的成長告訴我:可以圓潤不是圓滑,可以服從出于尊重,可以面對付出行動。

最后想起劉副上學期找我談話的時對我一針見血干凈利落地指點:和學生的相處要柔和些用巧力,原來對這話有些委屈,現在重新解讀就是一個長者對后輩的用心良苦,意思是到了某個時間,該經歷的就會經歷,該面對的總該面對,該懂得就會懂得。這就是我在星耀的成長。

謝謝大家。

供稿部門:初二年級

撰稿人:韓露

評論已關閉。

必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