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寶盒——云南博物館游記

春,已悄無聲息,夏,正不期而至。鳥兒歸了,心靈不再棲息,行在歲月的邊際。旅途漫漫,你我都在旅途,共付青春流水。撥開腦海中的薄霧,回憶,落在陰霾處,便會滋生觸心的痛。這是我們共度的第一個時光,但也是最后一個。

“出發!”

作為“領頭羊”的我們在一聲令下“雄赳赳,氣昂昂”地向云南省博物館進軍。一路上,陽光明媚卻不刺眼,縷縷的陽光溫柔的投注在綠葉上,激起微小的光暈;而那些從樹葉間漏下的陽光則被篩成斑駁的影子,隨著我們的歡聲笑語。

初見博物館,它的外形呈正方體,平面呈“回”字形,據說取意于云南彝族“一顆印”式傳統民居建筑,隱喻馳名中外的“石林”景觀。外墻全部采用金屬穿孔板,上面涂抹了一層古銅色的涂料,使進入館中的人感覺到絲絲涼意,這不是只有在“有色金屬王國”才能享受的待遇嗎?

進入博物館,迎接我們的是一座400噸的懸空立方體玻璃房。全館共分為三層,一樓有三個,二樓有三個館,三樓有四個。整個博物館似一個月光寶盒一般,不用咒語,便帶我們走進不同的文化時代,體會不同的云南氣質。

 

歷經滄桑,百年風云

時光是雕刻人生百味的一支筆,它將旅途中的奔波刻進了生命的里程碑。勾繪,涂鴉,經歷著跌倒爬起的前行,腳步匆匆,將最真的情感逐步濃縮成一抹印痕。

“妙香佛國”展示了在唐宋時期,以云南大理洱海為中心建立的難找的大理國的歷史:

“漢習樓船,唐標鐵柱,宋揮玉斧,元跨革囊”這是著名的昆明大觀樓長聯中所稱云南歷史上四個典故,其中有三個都在這個時期發生。

高高的發髻,頭頂天冠,面似少年,親切和藹;下著裙,腰束花,裸雙足,美麗動人。這便是銀背光金質阿嵯耶觀音立像,是目前已知最大的一件宋代以純金鑄造的佛像,也是大理國最珍貴的佛教藝術瑰寶。

“百年風云”帶領我們領略紅土地上的人們用心映照的生活,用意志創造的奇跡,用真情感動的世界:

規模宏大,組織嚴密,航海技術先進,鄭和七下西洋創造了世界航海史上的一次空前勝舉。無論風調雨順亦或刮風暴雨,他都堅韌不撥。

 

無聲世界,花落花開

眼睛是心靈的窗戶,在無聲的世界里,花落花開,除去浮沉的嘈雜,顯得清雅賢淑。劉自鳴便是如此一位女子。

劉自鳴早年喪失聽力,在家庭教師的指導下自幼學習文化繪畫。無聲的世界使她“靜水芳心玉蘭開”。她的畫豐富而透明,瀟灑而自由,靈活而寫意,觀其畫,清風徐來,文質彬彬。從她的畫中,可以感受到最質樸的生活,最平凡的事物,不由讓我想起“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

從她的畫中可以感覺出,劉自鳴淡泊名利,并甘于孤獨與寂寞,對藝術有著鍥而不舍的執著精神。她將自己畢生心血的結晶留在這個急功近利、物欲橫流的浮躁社會,無疑是一泓流向心靈荒漠的甘泉,一股蕩滌胸中塵濁的春風。

 

已近黃昏,陽光依舊,笑容依舊。回首一路,正是因為在這樣的溫暖下,才會孕育出絲絲憂傷。這次時光很慢,慢到每一瞬,每一次眨眼都那樣深刻。多么希望此刻的博物館就真的變成月光寶盒,保留住此刻的美好,四季更替我們依舊。

回憶是一串美麗的風鈴,每一個鈴鐺都象征著一次經歷,掛在窗前讓我們時刻記起。風起,風停,搖曳著饒有韻味的回憶,余音繞梁,將最純的自己逐步喚醒。

人生,本就是一場風雨盛宴,若一臺奢華的舞臺劇,曲終人散是必然的。也許,繁華落幕的寂靜,也是一種美好。留別不說再見,下個夏季,陽光依舊,回憶細長。

 

供稿部門:高一年級

撰稿人:2014級高一(1)班 皮玉婕

指導教師:劉恭元

評論已關閉。

必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