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生長

(作者:王鈺銘,高2014屆畢業生,現就讀于北京中醫藥大學)

現在是北京時間4月8日3點42分,距離離開昆明還有10個小時。距離云附90年校慶還有282個小時。

離開云附已經3年多了,很多話說起來、很多事情想起了仍舊感觸萬千。

在云附待了6年,只差一年就是一場七年之癢的戀愛。六年,很多事情已經忘記了,要投稿,心里也是亂麻麻,五味雜陳,直到剛剛,收拾行李的時候發現校服找不到的恐慌,折騰很久終于又找到校服,看著校服的時候心里突然塞進了滿滿的幸福感。然后頓悟,沒有什么寫不出來的,只要告訴大家在那6年,我是幸福的,就夠了。

一直在想,用一個什么樣的詞來形容我在云附的生活,腦海里伴著那些回憶的畫面第一個出現的詞——野蠻生長。

野蠻,是因為,我們在云附的羽翼下肆意的經歷著人生的喜、怒、憂、悲、恐、驚,我們在這樣“野蠻”的條件下,用很“暴力”的方式學會各種技能。

關于日常學習,我很清楚地記得按成績排考場座位的高三,掛在走廊里和食堂門口展板里的年級前20名紅板;每天晚自習的考試安排,下午被各科瓜分的所剩無幾的休息時間,冬天食堂里冷的異常快的飯菜,早上清真食堂的鹵面,早讀前最后幾秒圍著垃圾桶塞進最后幾口早飯。

對于學生,我是個畢業快4年門衛都記得住名字的淘氣學生,在門禁更新前,每次進出門都要刷卡,然后家長就會收到類似于“您的孩子于某年某月某日幾時進/出校門”的短信,對于中午喜歡偷溜出門吃飯的我,這樣的短信當然不能被看見,于是乎就有各種方法躲避刷卡,每次被門衛逮到就不得不刷卡,聽著那個機器大聲喊自己的名字,久而久之,門衛也就記住了你的名字。關于門禁,我至今仍舊很希望聽那個機子在我刷卡的時候說再見。

對于活動,云附真的是一個從來不吝嗇用自己的行動來溫暖、豐富學生的生活的學校。春游、金秋卡拉OK、話劇節、朗誦比賽、校慶、成人禮等等好多好多,畢業時候操場里飛揚的氣球、高考前樓道里此起彼伏的加油聲,幾十年來云附成長越來越走心、越來越大手筆。

而同時云附總是在不經意間給我們驚喜。我記得老師們在成人禮之前偷偷“幽會”在報告廳樓下的乒乓球室排練節目,給同學們一份永遠難忘的成人禮。

生長,進入大學3年了,期間,我不止一次感謝過慶幸過還好當時接觸過,我會做這件事,真好。大學的舍友來自河北,對于學習成績要求很嚴格的地方,她甚至不會做ppt,電腦也是上大學以后發現必然要用到才買的。看著她我才意識到,我們在云附的保護下每一個人都長得很好,我們除了成績,還學會了很多其他東西,很多受益終身但是并不是每一個老師都會教給你的東西。

云大附中,一個讓你生不如死但是又流連,在心里千回百轉懷念的地方。她有我最美好、最痛苦、最刻苦銘心的回憶;一個承載了最歡快的笑聲和最痛苦的淚水的地方。

希望,合上電腦,一覺醒來以后,我仍舊是那個穿著校服,擔心著遲到、作業、考試的孩子。

評論已關閉。

必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