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的未來更美好

——四(1)班國旗下講話

邊唱《校園的早晨》邊走入升旗臺。

從早8點,到晚6點,一天中最美好的時光,我們在校園。

從懵懂無知,到堅強獨立,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光,我們在校園。

教室,食堂,操場。

老師,阿姨,同學。

這是最美的風景,最親的人。

創建于1927年,有著光榮歷史與卓越貢獻的云大附中,于周六迎來了建校92周年華誕,暨星耀校區成立12周年。

上午11:00,我們齊聚省博物館廣場,舉行“喜迎校慶,歌唱祖國”的主題慶祝活動。

《我和我的祖國》,《歌唱祖國》,歌聲在半空回響,笑臉在藍天下綻放。

我的母校,生日快樂。

我們的母校,生日快樂。

提起我們的母校,不得不說從母校走出的一位位杰出的校友。

“讀好書,交好友。行遠路,做大事。”大家都知道這是我們的校訓,那么為我們題寫校訓的是誰呢?他就是楚圖南。

楚圖南,一位從云南文山走出的學術大師,他的生命歷程幾乎貫穿了整個20世紀——作為見證者,他用妙筆記錄著中國;

作為親歷者,他用雙手改造著中國;作為反思者,他用頭腦思考著中國。

 “七·七”盧溝橋事變爆發后,楚圖南從上海回到云南。

整整抗戰八年,楚圖南始終以云南大學教授的公開身份,積極投身于昆明的抗日救亡運動。93歲時,楚圖南還題書贈與云大附中同學“讀好書,交好友,行遠路,做大事”。

半個多世紀以前,一個叫楊春洲的人,第一次向世界掀起石林的蓋頭。1938年,為防日軍空襲昆明,時任云南大學附中校長的楊春洲帶領全體師生遷往路南繼續教學,走進了石林。

 “從1938年我第一次身背相機走進石林,便深深感到宇宙造化之偉大。石林的石頭,千姿百態,誠屬天下奇觀。這些石頭栩栩如生,體現著豐富的生活氣息。各形各色的人物動物活靈活現。”

1948年,作為石林攝影的拓荒者,楊春洲在香港舉辦攝影展,展出石林的大量作品,引起轟動。

除了這些耕耘者,還有一大批優秀人士在云大附中成才。

張天虛原名張鶴,云南呈貢縣人,在云大附中學習時開始了最早的文學創作,并參加黨的秘密外圍組織濟難會。在救災活動中,他認識了聶耳,并結為終生不渝的好朋友。1940年,張天虛輾轉來到緬甸仰光,參加當地華僑報紙《中國新報》的編輯工作,大力宣傳黨的統一戰線。

1929年,戴永年出生于昆明。1943年秋季考入云大附中。他是我國著名的有色金屬真空冶金專家,“有色金屬冶金”國家級重點學科和云南省真空冶金重點學科帶頭人,長期從事真空冶金和有色金屬材料的真空制備研究工作。

 熊秉明,生于南京,中國數學家熊慶來之子。 熊秉明集哲學、文學、繪畫、雕塑、書法之修養于一身,旅居法國50年,無論對人生哲學的領悟還是對藝術創作的實踐,都貫穿東西,融合了中國的人文精神。

悠悠歲月,漫漫征程。風雨滄桑,春華秋實。在歷史的洪流中,云大附中創建、發展,一位位璀璨的名字永存校史。

瑯瑯晨吟,孜孜暮讀,循循善誘,諄諄教誨,在平凡的日子里,附一小學子求學,立德,一張張燦爛的笑臉書寫歷史。

感謝母校,我們在這里開始未來的憧憬;

感謝母校,我們在這里揚起知識的風帆。  

祝母校的未來更美好。

評論已關閉。

必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