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之行

韶山

深秋時節,伴著蒙蒙細雨,高鐵載著我們前往湖湘腹地。清晨,淅淅瀝瀝的小雨將我們喚醒,踏上大巴,沿著蜿蜒的小路,韶山沖于薄霧中若隱若現。步行通過一片樹林,在小路的盡頭立著幾棟青瓦房,這十三間半青瓦房便是毛主席的故居。這里一直到近代都是一個與世隔絕的小村落,自始至終與外面的世界都沒有太多交集。但正是這偏僻的小小瓦屋中孕育了一代偉人毛澤東。

屋后有一個小小的池塘,塘中的荷葉枯黃一片,蔫蔫的低垂著頭。池塘的另一邊立著幾棟瓦屋,門匾上書“南塘”二字。這棟書院就是南塘書屋,是毛主席少時啟蒙的學堂。這小小的書屋如故居一般平凡,他們沒有岳麓書院的燦爛輝煌,也沒有紫禁城等前朝故址的無限光芒,他們自始至終都保持著靜謐而平淡的模樣,保持著他們原來的樣子。他們從不因與偉人相關就過分浮夸,也不因大量游人聞訊而來而失了本色。他們這不失本心的模樣才是韶山沖的本色,所謂赤子之心不過如此吧。

株洲

大巴車搖搖晃晃地載著我們來到株洲山河科技公司的飛機廠房。一排排飛機排于廠房中,仿若列隊迎接的士兵,又像層層起伏的白色海洋。那流線型的機身好似海洋中此起彼伏的波浪,層層疊疊卻又不失優美。隨著我們的前進,處于不同生產階段的飛機漸次出現,好似老式的幻燈片在眼前一一呈現。先是獨立機身,而后機身上出現了寬闊似鳥翼的機翼,那機翼也是完美的流線型,堅固卻不死板,那邊緣處的鴨翼亦可隨駕駛者的心意而上下移動,改變滑過機翼的氣流。再次,機尾處的尾翼也出現于飛機上,飛機的外形大致完成。而后,更為精密的發動機等內部核心物件也統統安于飛機內部。至此,一架飛機也就大功告成了。但這寥寥數語背后,隱藏的是科研人員不為人知的付出與艱辛,是一個個日日夜夜的反復計算與試驗,是一次次冥思苦想而不得結果后的堅持,更是一次次失敗后又重新站起來的勇氣與決心……

正是有著一批批科學家們的辛勤付出,才有了如今中國航空事業的后起之雄。每一份成功的背后都是無數的努力與拼搏。思及此,我不由得對每一位奮斗著的人肅然起敬。偉大,也不過來自每一次平凡之中的堅守與拼搏吧!

長沙

長沙是湖南省的省會,而坐落于此的湖南省博物館更是匯聚了湖湘大地的所有精髓。在博物館的三樓便是舉世聞名的馬王堆漢墓,其中的素紗單衣與不腐女尸更是為其戴上了神秘的面紗。步入館內,迎面而來的照壁上刻著的是楚地文化風格的花紋,古樸而又華麗。館內陳列著無數絲綢、名器與經典。他們中有“薄如蟬翼,輕如煙霧”,舉世無雙的素紗單衣,有大量失傳的醫學、天文、科技等經典,更有令現代人自愧不如的防腐技藝,使云紋彩繪食器中的食物留存千年,讓棺中女尸容貌如初,T形帛畫上精妙絕倫的彩繪……這一切,無不是那個時代最先進技術的代表,更是華夏文明燦爛輝煌的佐證,讓人不禁對那個輝煌時代充滿無限遐想,更成為華夏子孫自信的根源!

供稿部門:2022屆高一(3)班

撰稿人:董欽清

指導教師:李發先

必威